台儿庄古城杂志官网,

第十二期

当前位置: 杂志总目 > 第十二期 > 第十二期

    《卷首语》友谊万岁

      光棍节那天,我和王维吃烧烤一起欢度双十一。说是欢度,气氛有点沉重,倒不是因为我们两个资深光棍,一时半会儿还难以“脱光”。主要是前几天古城里的几个商家朋友在酒巷深处吃饭,我拉着王维一起去,席间她这个土生土长的台儿庄人深有感触。吃烧烤时她说:“我觉得古城不属于台儿庄,是你们这些人的。”我摇摇头,表示台儿庄和古城是一起的,不能分开。这些来自外地的新台儿庄人,包括我,久了落地生根,跟当地人就没有两样了。而且如果不是古城重建,我们永远不会在台儿庄相见。我跟王维说:“你看,现在我们成了干姐妹。”

      是的,从我到台儿庄以后认识的当地朋友,他们用最质朴热情的姿态迎接我并且包容我,有好奇、有尊重,但是都如此真诚。而那些外地的朋友,很少人说起自己的从前,也很少人去追究你的过去,个个仿佛来历不明,但都在古城无所不包的氛围里交融出一种“同在一条船上”的革命情感,有人把梦筑在这里,有人把家安在这里,也有人把根扎在这里。

      真的,不管本地人或外来的朋友,我们都必须活在当下,我们的未来都在这里。

    前阵子在伦达酒店,第一次从对岸看古城。古城真的很美,当时我只觉得一阵阵的柔肠寸断,仿佛离的这么近,却又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及,那是不是就是城外人看城里的感觉呢?或者我在城里,面对许多的人事变迁,不愿面对、不想接受,又会恨不得把古城封存打包装进我的梦里。是的,我的古城我的梦,有人跟我说,别人都醒了,你还在梦里。可是我的梦是如此简单,我只要求温暖如常,不祈求繁华入梦。

      舍不得是所有痛苦的来源,也许只有懂得分享,我们从此才可以活得轻松自在。

      最近台湾老吴又来了,去年他组团在古城主办了第一场台湾美食节,至今对台儿庄的风土人情念念不忘;甚至也多次希望有机会能够在此落脚,结束他们长年在大陆四处参展有如吉普赛的流浪生活。那天台办的素成请吃饭,又带来一个新朋友。知道我在古城主编的这本杂志后,似乎一直很为难要叫我老师或郁主编,我说喊我郁姐吧。顿时有些生疏的感觉热络起来,他端起一杯酒,义薄云天般很豪爽的说:“我把这杯酒干了,从此你就是我亲姐了。”其他人都是见证人,笑称我是姐要给弟买鞋,他是弟该送姐一顶帽子。这个弟弟也很起劲,说要正式拜姐,要有仪式,并且席开三十桌,不收礼,还送两斤豆油。我一边觉得好玩,一边也被他的热情感染的仿佛真成了老吴口口声声说的“晁盖”。

      临走时,我们相约找一个黄道吉日拜把子, 就算没有任何仪式,在这里确实充分体现了 “四海之内皆兄弟” 这句话。十一月天凉之前,我父母在这里住了两个月,不断有人来访,家里的豆油多了好几桶,原来都是这样来的。

    尽管已经来这里三年了,很多人初次见面还是会问我在这里生活习不习惯?其实我早就入境随俗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             

     

    作者:郁馥馨
    录入时间:2013-11-13 Hits:25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