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儿庄古城杂志官网,

第四期

当前位置: 杂志总目 > 第四期 > 第四期

    不想和你说再见

       那天天气很好,灿烂的阳光温暖了冷冽的冬日古城;天空蓝的纯粹清澈,人心也跟着开阔起来。早几天就约了任星到古城拍照片。运气真好,我把双手从大衣口袋伸出来,跟一天美好的开始打声招呼,还有问候古城,我跟任星都有一个多礼拜没来古城了。
      岁末年初,我回顾这心情起伏的一年,很多做与不做常在我脑海左右为难,但至少我做到一年出版四个季度的杂志。这是第四期,当所有稿件粗略完成,我心里松了一口气。这时朋友推荐了 “有这样一个庄” 这篇文章。出于工作习惯,现看很多稿子都是因为必须,很少有触动。这篇文章意外感动了我,也让我麻木已久的感情末稍神经有了悸动。
      我能不能拥有这样一段执着无悔的感情,无论是对人还是对我做的事?
  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那首歌总会在古城每个角落一路相随,特别是在顺河街,清晰的仿佛在耳边呢喃。有天见个老太太饶有兴味看着石头音箱,跟我说:“乖乖,石头都会唱歌,真好听。”是啊,真好听。“不想和你说再见,那一回眸好像穿越了千年,也许我们前世有缘,遇见你,你住进了我的心田……”我跟任星说,这首歌唱得平淡,但很耐听,越听越有味。任星也说是,然后两人很有默契的跟着旋律哼唱起来。
      下午拍完照片,打算还要拍些夜景,我们先去“千里走单骑”喝咖啡,等天黑。时间在我们身边从容不迫的走过,咖啡很快就变冷了。这个等待的午后,我们说起了这一年古城的变化,还有我们自己的变化。后来张龙也来了。记得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,张龙开始跟任星学摄影,瘦弱的他扛起有他一半重的摄影机,腰几乎直不起来,还被任星骂得好惨。现在他终于克服了对摄影机的恐惧,虽然还是培养不出感情,但是爱情有了收获。张龙说:“缘分真奇妙啊。”
      天将黑,我们又跨过至尊桥,从月河街走往顺河街。路过郁家码头,西边的落日把天空染成层次分明的瑰丽色彩,深蓝如海,浅紫如谜,金黄如诗,绛红如梦,把古城点缀得更像一个迷离的幻境,美得令人屏息。我说:“再过一年,古城会是什么样子呢?”大家都安静下来,好像未来跟现在都不是那么真实。耳边的旋律依旧,我们也不由自主的又跟着哼唱起来:“不想和你说再见,这一瞬间仿佛凝固成永远,相信我们今生有约,走进你,回到了久别的家园。”
      张龙说:“有故事的人,听到这首歌都会有感触。”才二十几岁的他,微微皱起他的八字眉,仿佛很老成持重的样子,我们现都喊他“龙哥”。
      很多往事如烟,很多故事都还没有开始。

    作者:郁馥馨
    录入时间:2013-10-30 Hits:18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