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儿庄古城杂志官网,

第十五期

当前位置: 杂志总目 > 第十五期 > 第十五期

    独自而温暖恒常

    那天袁琪喊我到万家大院吃饭,我们估计都有半年多没见了。她正好接待来自南京的朋友,我听她缓缓跟客人述说她跟古城的缘起,还有万家大院和袁家酒坊前生今世的缘分和巧合。我心里涌出一股甜蜜的忧伤,看吧,又是一个感情用事的女人。一个“郁”字让我百折千转来到古城,一个“袁”字则让她牵肠挂肚惦记古城。
    那晚我们酒兴高昂。酒意微醺后,不知道聊到什么话题,刘侠说我还是别找对象,一个人自由自在最好。袁琪跳出来说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说,你自己有老公,就不让她找老公。”刘侠也不甘示弱,回道:“这样吧,我回去立刻离婚。”袁琪也说:“可以,你要真离婚,我也离。”
    哈,别闹了,我的姐妹们。
    除了好姐妹,也有好兄弟。有回我带台湾的朋友逛古城,天热,正好路过杨军的云南鲜花饼店,我提议到二楼杨军的茶室吹空调、喝普洱茶。楼下的小姑娘告诉我杨总陪客人去船形街听柳琴戏,让我先到茶室等着。没多久木楼梯“吱吱呀呀”响起,还有杨军朗朗的笑声。他说他听见茶室有说话的声音,心里还想谁这么大胆没知会一声就进了茶室。一见是我,说:“果然,除了你,还真没人敢。”
    说起古城这个“永远的军哥”,就不能不提起伦达的老总伯国,他们是古城里最大的两个商家,还是竞争对手,可是彼此感情“如胶似漆”,事业、生活都相互提携帮衬,几乎比亲兄弟还要同心协力,我们经常戏称两人堪称“基情四射”。
    去年我丢了一部电动车,伯国知道以后,就让他们公司的赵主任帮我找了一部伦达电动车送给我。车子整理得很漂亮,电池也“扛扛”的,我骑了快半个月,电表还是显示满格,我笑着跟朋友说“打算在手机上也装一个伦达电池”。
    伯国有个合作伙伴——李亮同志,他的公司名称又长又跟绕口令似的,我至今一个字都没记住。有回我们一起喝茶聊天,伯国和李亮都说我要一个人不方便做饭,可以到伦达的食堂吃。我说我懒得出门,也太远了。李亮说:“你骑着电动车就可以到门口,这样的话,我们一天好歹见你一面。”
    有些人一见面就很熟悉,有些人经过相处变得熟悉,有些人相识一辈子也熟悉不起来。王晁的迎东就是属于一见面就很熟悉的朋友。最近我从台湾回来,文化组的天丰召集了一帮仁兄弟为我接风,迎东是副主陪,问他喝啥酒,这个跟我一样好酒的人,居然说:“我喝水吧,郁姐说开车别喝酒,我怕她以后不理我。”
    大运河申遗成功,位于这条南北浩荡长河中唯一东西向的台儿庄段,与有荣焉,也更彰显了依傍运河重建的古城,所代表的历史意义和文化价值。古往今来的延续自有因缘,不管冥冥之中或者不悔的坚持,都让这座城,也让城里的人都有了各自动人的姿态。
    是的,这里真是一个寻梦的地方,但是所有的梦终将根植于现在。是的,流水不腐,古城会老,人则来来去去,于是我们有了经历也有了故事。也因为这些来自天南地北、东成西就的古城人,那些如虚似幻的梦,才会有了相濡以沫的温度,有了多样的生活色彩。

     


     

    作者:文/郁馥馨
    录入时间:2014-10-29 Hits:157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