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儿庄古城杂志官网,

第五期

当前位置: 杂志总目 > 第五期 > 第五期

    每个人心里一亩田

      四月乍暖还寒,阳光在微凉的风中摇曳成细碎的影子,我坐在万家大院临水的座位上等人,心里突然百感交集。我想起第一次坐在这里的恍惚和惶恐心情,面对虽是故意做旧的古城,但是目光所及,到处显露出新鲜灵动的生命力。如今快两年过去了,我再仔细看那些精雕细琢的门楣和窗棂,发现那些故意做旧的房子,真的旧了,一种沉重的历史凔桑感,在那些粗糙皲裂的木纹中若隐若现。
      最近透过朋友学海认识了孙保成老先生,据说很多老台庄原来的模样和传说故事,都经过他的确认和口述。原先住在清真寺北关处的他,因为古城重建离开了原先的老家,辗转住到了泰安三儿子家中。今年清明节回来扫墓,从来没进入古城的他,因为没有带老人证被挡在古城门外,他在见到我时,对古城重建还颇有微词,说:“我就不觉得古城有什么好,我也很不懂我家老三为啥老说古城好。”听说他还未到古城,我跟学海商量,决定排除万难,带老人家游一趟古城。
      进了古城的老人家脸上的恍惚和惶恐,我很熟悉,我感觉有一瞬间他是完全失去方向的。在走到久和客栈时,我们问起徽派建筑马头墙的特色时,他还不能确定当年有没有这样的建筑,等到和路边陈列的老照片相互对照后,他才像是打开了记忆的匣子,整个恍然明白过来。
      于是一路他很清楚的跟我们说起台儿庄原有街道的样子,估计眼里闪着光亮的他,往事和现实在他心里相互穿越着,眼前的古城,已经快速的在他心里交织成一张感情多于感觉的网了。
      八十五岁的他,原本以为可以坚持自己走完古城,但走到关帝庙后开始回程时,他感觉撑不住了,说:“古城比我原来想的大多了。”学海先走一步,快速的往西门口去借轮椅,我陪着老人家坐在顺河街等候。那时西天边出现了落日,我们沐浴在金黄色温暖的光晕里,身心备觉放松舒畅,我说:“我最喜欢这个时候的古城了。”老人家终于跟我说,古城能建成这样,他很感动,也终于明白他的三儿子为什么要口口声声维护古城了。
      是的,每个人心里都有属于自己的古城,可以有不同的观点,也可以有自己的理解。这时天要黑了,等天黑,古城一盏一盏的灯亮起,我们的古城梦是不是也就跟着一起缤纷灿烂起来?
      本期特别专访了当时“筚路蓝缕,以启山林”的老古城办执行人员,他们是最早一步一脚印成就古城的古城人,还有“从无到有,从平面到立体”,亲身参与古城设计、建设和经营的万家大院老板袁琪,是他们当年辛苦和坚持种下的一个种子,造就了如今古城欣欣向荣、百花齐放的希望远景。
      每一个来古城的人,都好像在这里种下一个种子。“庄里的人”这个新开辟的专栏,将会陆续专访古城里“每一个种下的种子”, 这些种子经历了严寒冬季,已经开始生根发芽,等待春雨浇灌,熬过烈日灼身,很快的秋高气爽的季节就会传来丰收的消息。
    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亩田,你拿它来种什么?

    作者:郁馥馨
    录入时间:2013-11-13 Hits:176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