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儿庄古城杂志官网,

第十八期

当前位置: 杂志总目 > 第十八期 > 第十八期

    我的古城不是梦

      记得我从苏州来台儿庄前几天,去探望原来是枣庄学院任职已退休的刘剑锋教授,跟老师和师母作了一番长谈。告辞后,刘老师陪我散步回去,路上他为我规划了未来的方向——回老家台儿庄专注写作,先在小报社发表文章,再逐步攻进主流媒体;以后加入枣庄作协,再进一步加入中国作协,甚至有机会以台湾人身份争取成为政协委员。那时夜凉如水,街灯朦胧,老师越发跟说梦话似的,我听了大笑不已。

      那就是“我的古城我的梦”的缘起。五年后,当年刘老师的梦话居然实现了一大半,甚至超过当时的预期,而我也逐渐筑梦踏实,在这里生活。无论如何,有关于这个城的历史和重建,有关于我自己的过去、现在与未来,我和台儿庄古城休戚相关的命运和感情,绝无仅有,再难复制。

      前阵子,我、王密和黄娜就近走了一趟“窑湾古镇”。窑湾古镇位于徐州新沂市,整个古镇布局简单、方正,规模当然不能和古城相比,更别提古城的一路曲折和步步起伏了。

      那天不是假日,即便不收门票,人也不太多,所以闲逛起来还是很舒心的,特别有些设施很人性化,比如到处都可以见到的游客服务中心,可以适时给游客提供及时的服务;还有每个店铺和房子都有门牌号码,便于寻找辨识……我们边走边聊,确实在心里和眼里都留下不错的印象。

      当时,我想起过去刘老师跟我说过的美感经验。他说美感一来自于新,一来自于奇,再来就是趣。特别新奇,最易引起美感享受,所以人也才会喜新厌旧。大半古城几乎千篇一律,窑湾古镇谈不上奇,但不就是因为我们对它的陌生才感觉“新”吗?至于有“趣”,其实也在于我们这些熟悉朋友的互动交流上,我们一路说说笑笑,不是景致多有趣,而是我们人有趣。

      当我们轻松欢乐的走在古镇商业街的窄溢巷弄,忽然背后有人拍了我一下,我一转身吓一跳,一尊青铜雕像居然复活了……再细看,原来是活人涂上黑漆扮演的。我即便捂住受惊吓蹦跳不已的胸口,仍忍不住大笑起来,还忽然明白一个道理——再美的景区都有审美疲劳的时候,除开新的景观、旧的感情,最重要的还是人,是人让这个景区活起来,也会让这个景区变得有趣。

      我们在回去的路上很沉默,各想各的心事,估计都有些累了。等回到台儿庄,回到这个城市我们各自属于的角落,我的心疲惫而安静,那是一种落地为安的状态。是的,我暂且歇下,继续睡在深沉不可预测的梦里,但是天边已微露曙光,我笃定的告诉自己:我的古城不是梦。

      那年夏天,即便在复杂混浊的泥潭里,我的心里开出了一朵莲。

    作者:郁馥馨
    录入时间:2015-7-7 Hits:17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