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儿庄古城杂志官网,

第六期

当前位置: 杂志总目 > 第六期 > 第六期

    台城多少旧事

      那天跟京杭大酒店的老板李彬聊天,才知道现在的京杭大酒店就是台儿庄宾馆的旧址。2000年第一次回老家探望奶奶,住的就是台儿庄宾馆。那时宾馆条件很差,墙壁上氲染了很多的水渍和霉迹;床褥看似干净,摸起来也是湿湿潮潮的。我带着奶奶到宾馆洗澡,水管跟着水流出很多黑黑的绿藻,但是奶奶洗得很畅快……
      那也是我第一次跟敬凤见面,之前我们通过好几年的信,也交换过彼此出版的书籍。她神色腼腆的来宾馆找我,两人都跟笔友初见似的,陌生中带着一种不可言喻的默契。晚上我们在电影院门口吃大排档,那时我完全不能料到电影院的经理全照也姓郁。
      2002年我再度探访奶奶,跟朋友住的是台儿庄大酒店,住宿条件已经好很多了。每次从奶奶住的地方离开,我们都会沿着运河往宾馆的方向走。有次夜里天全黑了,运河边没有一点灯火,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。那时除了奶奶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,台儿庄对我仍旧陌生;特别在黑暗中,除了旁边还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,那种全然的黑暗和安静,至今想起还印象深刻。
      再来就是奶奶过世,我跟父母亲回来送终。台儿庄对我还是陌生,我以为这辈子应该不会再来这里了。敬凤后来跟我通电话,她也说我们应该很难再见面了。
      七月燠热难挡,耳边蝉声喧嚣不断,我在屋里看着窗外摇曳生姿的杨树,许多旧事在脑海很有秩序的翻过;即便都是浮云,也都在心里萦绕不去。很多事不是太巧就是太不巧。真的不可思议,到九月,我来台儿庄都两年了。
      这半生,台儿庄离我似远还近。这两年,古城跟我也一样似近还远。我经常会感情很热切的、义务反顾的想要把它推介出去,急着要告诉所有认识的人,说:“你看,台儿庄古城,我的老家,我的骄傲。”但有时很多热闹是自己参与不了也负荷不了的,我又想隔着一段距离去看它、去倾听它,感觉到它生命的脉动和自己的心跳,已逐渐应和成一种难得的灵犀,那种动容很难用言语形容。是的,我认识它太久了。“走出了乡愁,走不出思念”,而有些思念总在若即若离时才会深刻起来。
      即将在古城展开的第二届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,正在倒数计日,所有的准备和期待,在暑气盎然的时节越发显得热火朝天。这是一场别开生面的世界文化拾遗活动,也是一个永不落幕的精神文明生活大观园。本期将带您深入古城,走进非博。
      复活的其实不只是古城,还有一种温暖恒久的生活记忆常新。

    作者:郁馥馨
    录入时间:2013-11-13 Hits:18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