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儿庄古城杂志官网,

第九期

当前位置: 杂志总目 > 第九期 > 第九期

    从故乡到梦乡 从梦乡到家乡

       月初,接待了一群来自台湾桃园的朋友,他们参加的是山东八日游,先从济南过来,在枣庄住了一晚,隔天再到台儿庄古城已经早上十点多了,中午吃过饭后又得赶往潍坊。行程很匆忙,所以也只是在古城第一期绕了一圈。我跟他们说待在古城的时间太短也太可惜,最适合的时间是两天一夜,古城有很多值得细看的地方,特别一定要看看古城的夜景。
      其实只是这样惊鸿一瞥,他们也都对古城留下深刻的印象,对只花了四、五年就重建起来有目前这样规模的一个古城,都很惊讶,所到之处也都感觉新奇有趣,一边说笑一路逗留。很多人腰里都别着一支自己姓氏的百家姓旗,还有人吃棉花糖吃的满脸白霜:那一路相随很有人情味的铜雕像也让他们很感兴趣,有人说要跟修鞋匠借铁锤敲开核桃,还有几个人围着月河街两个对奕的老头研究棋局。只可惜地陪老催着大家赶紧走,以免耽误后面的行程,但这一趟仿若蜻蜓点水般的古城之旅,都已经在他们心湖激起涟漪,很多人都表示一定要再来古城作一次深度的旅游。
      中午陪他们坐大巴到泥沟用餐,跟坐在旁边的人聊了起来,我说的都是古城,他因为熟知台儿庄大战历史,第一次亲临台儿庄,特别百感交集。我们两个越说越近,说起我住南投,他问我知道工业区往上有个小区吗?我已经很惊讶了。那个小区有个退役将军认识吗?认识,他是我的邻居,是我爸在澎湖当兵时最好的朋友,都有六十几年的交情了。他是我姐夫。太巧了,我忍不住大笑起来,然后两人都戏称:“大陆真是太小了,在台湾不认识,在这里认识了,还发现有相熟的人。”
      说来还更有意思,我生长在台湾,祖籍是台儿庄;我过去在台湾的两个工作单位是台湾日报和台盐公司,现在我定居台儿庄,又为台儿庄古城和台商协会工作,一个“台”字,几乎包罗了我的一生。有一首歌这样唱,“是鬼迷了心窍也好,是命运的安排也好,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……。”重要的是,现在说再见还太早。网路上不是正流行这两句话,真的,“你若不离不弃,我必生死相随。”
      今年是台儿庄大战七十五周年。七十五岁对一个人来说也已经算是高寿了,七十五年前那场惨烈的腥风血雨其实也早就云淡风清。但是不要说作为中国人,作为人类,你都无法不怀着一颗悲悯和难受的心,去频频回顾那段血淋淋的历史。而且我也很想知道那些犯下恶行的日军,午夜梦回,会不会觉得良心不安?
      估计这些人大部分都不在了,但是他们不下地狱还有谁能下地狱呢?不记得谁说的:“我们要忘记仇恨,但不要忘记教训。”是的,我们可以选择原谅,但相对于战争结束来说,我其实更希望所有的战争根本就没有发生。
      但愿“战争”永远成为一个历史的名词。

    作者:郁馥馨
    录入时间:2013-11-13 Hits:1836